当前位置: 伊春站>林海文苑 正文
初春,葬一朵血色浪漫
来源: 伊春新闻网 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
 

  (一)

  乍暖还寒,一念间,冬开始走远。

  一些残留的冬天的气息,开始慢慢地化作尘埃。那些经年的往事也纷纷地挣脱季节的含凉,坠落进春的长河。

  抬头仰望着被雾霾笼罩的天空,心,瞬间落入无边的惆怅。曾几何时,那些有蓝天白云相守的日子,竟变成了生活中的奢望,那些曾经平淡无奇的小事,竟也成了挥之不去的疼痛。我知道,有些记忆已经离散,有些故事开始剥落成岁月的尘埃,一点点消失成无边的漫漫长夜。

  长相厮守抵不过人生无常,倾城的诺言不及红尘中的烟火。这一季,早已是物是人非;这一春,也早就把一些过往飘散成云烟。一座城,一个人,一城的记忆都渐渐地模糊,直至泪光中看见那张微笑的脸。

  生命其实就是一场轮回,千年之约,今世的重逢,又化作了未世的期冀。一直信守缘分之花,小心翼翼地捧着,用真诚煮着世味,却在蓦然回首时发现,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悲欢离合的梦境。曾经的记忆,曾经的纠缠,曾经以为爱情是人生最美的花朵,却也在悄然中黯淡无华。

  心,落寞成灰,那些曾经驻守在心中的美好轰然倒塌。原来,不堪一击的竟然是尘世中的浪漫,尽管这浪漫浸染了流年的风尘;尽管,这浪漫是江南的三月;尽管,这浪漫曾经是一座城的记忆和辛酸……于是,黄昏中,悄悄收起了目光的等待,我知道,此岸与彼岸,已经隔成了遥远的楼兰!

  (二)

  初春的夜色,清冷孤寂,一个孤独的身影拖着长长的影子落在寂静的小巷。

  那年春色桃花满园,那年柳绿春光拂面。小扣柴扉的门前,长满了无限的向往。于是,一阕用诗词记载的光阴,便静静地流淌在人间。犹记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的羞涩和“墙里秋千墙外道”的笑声。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,时光早已把额头初绽的花朵变成满目的凄凉和沧桑。不禁问:季节之外,谁主导了这一场重逢和离别的剧情?谁把多年的痴恋静默成一树的哑琴?光阴无语,寂静无声。苍凉的远方,我看到心底的嫣红变成了淡淡的粉,直至变成纯洁的白,落在心的角角落落。

  那些黄昏下的执着,那些玫瑰色的记忆,也开始纷纷凋零。那长长的街灯下,对影成双的记忆也消失在岁月的河,直至变成了回不去的远方……

  我知道,目光婉约成莲的光阴就这样消失了,直至成了手中一双筷子,一只碗的平淡……

  (三)

  一直背着蜗牛一样的壳,以为这就是生命的一部分。

  烟火红尘煮着世味才懂得,轻装前行是最应有的平淡。于是,开始怀念家乡古旧的老屋,开始怀念门前的那棵老树和月光如水的夜……如今,当思念漫过村口的那条小河,母亲洗衣时的捣衣声,竟成了难得的天籁之音。开始想起父亲那一声声的叮咛,那琐碎的平凡中,竟然是我回不去的曾经。此时,和弟弟一起长大的美好童年,还有青春记忆里有着青涩味道的橄榄,也一并涌入脑海,变成了我生命中最美的回忆。我知道,这些记忆都组成了我平淡生活中最真实的浪漫。

  也许,一切的来过都是用教训来祭奠;也许,这清欢的背后总是浸染了血和泪的思念;也许,那些丰满的记忆总会在时光中渐渐模糊;也许,这岁华中轻触的远方便是最值得深爱的美好……

  于是,光阴之内,季节之中,我开始丢掉那个沉重的壳,为了给深爱的人和爱我的人,一个最真实的自己和最灿烂的笑容,责无旁贷!

  生命,在延伸中归于禅。喧闹的繁华,再一次沉淀如莲。为你们,也为我自己……

  (四)

  春来,很轻,很浅。

  一朵朵的迎春悄然开落,一朵朵的梅花开成悦目的粉色,那飞上枝头的玉兰什么时候已经素白了目光?不禁问花:为谁开?为谁落?为谁把这相思半入红尘,半惹尘埃?花,终究无语。

  匆匆的脚步走在岁月的长河,开始漫过那笔苍凉。把一支笔藏在衣袖,回眸的瞬间,把春天般的美好画一幅泼墨的山水。沉默我的沧桑,尽情抒写“春色满园关不住”的诗情。我知道,红尘之外的烟火人间,是我最美得期待与向往。

  这个初春,注定与一场风相逢,也注定会被一场雨淋湿了头颅。但我知道,有些执念已经悄然离去,有些故事就这样沉淀,有些人注定成为遥远的记忆……

  忽然,心中串起了一阕阕的词章,安静如水,静默沉积,撞开了一泓绿眸。入画,眉眼轻笑,入心,轻暖和煦。我至清至纯的笔墨,化作一张张清秀的小楷,轻轻地铺在落雨的窗前。西窗下,夜色如昨,远方,再没有血色浪漫!

  明媒着的春天,素衣素颜,够不够平淡?轻足慢行,够不够柔软?

  此之后,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子,聪明地糊涂着,听闻老巷的歌曲,荡漾一池安静的文字,映出一朵花的光彩。微笑着,浅浅地,在心里。

编辑: 曲慧
相关新闻
推荐栏目